凌梓

【杰佣 哨向】毒品 番外

(接正文结局)

数十年后

穿着青色连帽衫的青年站在两块墓碑前,右手牵着一个带着黑色高礼帽的少年。

“这里就是我们要来的地方啊?看起来也没什么不同的嘛……”少年打了个哈欠,有些懒散。

青年将食指比到嘴边,示意少年不要再说下去:“嘘……这是个约定哦。”

“什么约定嘛!每年都搞这么一套,烦死了!”

青年不再应声,只顾着擦拭墓碑上的尘土。随着灰尘逐渐被擦去,上面的字也露了出来。

“Jack”

“Neb”

少年又抓到了什么点:“尤其是这两个人的名字!奈布你不嫌晦气吗!”

“杰克,别说了。”被少年称为“奈布”的青年无奈的出声制止。

“我就要说!就要说!你能把我怎么样!”

……


【杰佣 哨向】毒品 番外

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奈布的呢?杰克这么问自己。

大概是在奈布第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的时候罢。那个时候的杰克还被双重人格折磨着。

当时的主人格“好孩子”――暂且先这么称呼那个杰克罢。他终归还是少年心性,心中总归是有一个英雄梦的,自然而然的,就喜欢上了那个时候光彩照人的奈布。

不过,当时的杰克,也只是普通家庭,一介平民罢了,又如何能够高攀得起高高在上的黑暗哨兵奈布.萨贝达?

这种求而不得,让“好孩子”杰克心中对奈布的仰慕越发强烈。当然,若是不出意外,这种仰慕自然也只限于仰慕了。他的人生轨迹将会像平常一样,过不了几年,这种仰慕就淡了,再然后和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一样,完成分化,娶妻生子……

十分可惜,也就是那个时候,次人格“坏孩子”杰克,第一次主动的在自己的主人格面前表露了自己的存在。在他为数不多能够掌控身体的时间当中,他给自己的主人格留下了一张纸条。

那之后,两个人格便通过这样的方式进行着交流,“好孩子”少年心性,被“坏孩子”教唆着,心中越发坚定了对于奈布的仰慕,以及对于“坏孩子”的认同。

几年之后,在两个人格共同的推动下,新的一个以原来的“坏孩子”杰克为主体的人格,诞生了。


【杰佣 哨向】毒品(24)(完结,末尾有福利)

时间线转到杰克死亡前一天


杰克已经出门,不管奈布曾经在塔里做了多少比这还要凶险的任务,但是现在的情况,和以前不一样。五年,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他甚至快要忘记自己的身体里还流着炽热的血。


也因此,在投毒的时候,他的手颤抖着。


当然,这也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罢了,一点点身体的小状况,完全无法阻挡奈布的动作。


能够置人于死地的毒素被混进了饭菜。


奈布笑了。


清理好投毒的痕迹之后,杰克就回来了。奈布定了定心神,尽量不让杰克发现他的异样。毕竟杰克这个人,他尽管恨极,但是同时也再熟悉不过了。


他多疑,敏锐,如果有一点自己投毒的蛛丝马迹被发现,那么等待着自己的会是什么,奈布不知道,总而言之,必定是极为恐怖的。


因此,奈布不能容许自己出现失误。一旦失误 便是万劫不复。


“啊,杰克。回来了?”


“嗯,回来了。”


奈布就这么看着杰克,看着他毫无防备的将含有致命毒素的东西吃下,几分钟后,药效发作。


“啊,小先生,近日工作有些多,啧。”杰克吃完东西,打了个招呼就直接躺在了房间里的床上。


这是毒素的第一重效用,使人昏昏欲睡,头脑不清醒。再接着,人就会进入深度睡眠。最后,毒素彻底将此人灭杀。


他的工作已经做完。接下来,只需要等领导人那边的人过来接应,“发现”杰克已经冷下去的尸体,“悲痛无比”的表示一下哀悼。


当然,之后的事情也一直按照既定的轨道发展,如同之前和领导人商量的那样,证据被处理的很好,一切关于这件事情的真相都将会被埋入地底。


那么,一切该处理的事情处理完毕,接下来,就该做奈布一直想做的事情了。


――到地下去,陪他那些因他而死的战友。


不过在那之前,先让他把最后一件事情做完罢。销毁掉和杰克生活过的一切痕迹。


杰克这个人,恶心,令人作呕,他可真是不愿意在死之前,还留下这么多自己和他相处过的痕迹呢。


再然后,奈布就见到了一封信,杰克的字。


致小先生:


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不出意外的话,我应该已经死了吧。并且,是死在你的手下。嗯……让我想想,那个领导人,应该也参与了吧?没关系,反正都是要死的。死在您的手下,甘之如饴。


奈布就这么淡淡的看完那封信,随后,直接把那封信扔进了火堆。他倒真是痴情啊。


好了。奈布伸了个懒腰,最后一件事也做完了。接下来,他什么也不用做,就在这里等着自己的精神图景崩溃就好了。


精神图景崩溃,人也就活不了。并且,这种死法是最为痛苦的,精神图景与大脑相连,等到精神图景真正崩溃时,大脑一点点被搅碎,那种感觉,大概不会有人愿意去承受。


不过,对于这一点,奈布倒是并不恐惧。当时的那些战友们,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自己杀死,大概,不,一定比精神图景崩溃还要难受吧?


――――――――――――


奈布疯了。


他最后还是算漏了一步,领导人怎么可能允许杀死杰克这件事情有除了他以外的其他人知道?就算奈布是真正亲手杀死杰克的那个人,但是,人心易改。如果哪天,奈布就后悔了呢?然后,再这么把这件事情一曝光,那他领导人的结局,可想而知。


这世界上,除了自己以外,没有人是可信的。


于是,就在这么一个月以内,两个大新闻被爆了出来,杰克死亡,和奈布的失心疯。


当然,在外界,奈布的失心疯被传成了“至死不渝的爱”,“为了爱人而疯”,“执念成狂”……


塔里至少对于外界表露出来的态度是“重情重义”的,杰克的葬礼已经举办,极其隆重,奈布也被送进了最好的疗养院。塔里承诺,会承包奈布以后的一切开销,直到他自然老去。


自然,这一波操作又赚了一波名誉。


但是这些事情显然都已经与到了地下的杰克和失心疯的奈布没有关系了。


奈布会一直在这个疗养院内呆下去,每天几乎毫无神智,偶尔,会自己喃喃几句谁都听不懂的话。也许再过几年,人们对他的关注淡下去了,那么领导人也不会再有什么顾忌,直接让他到地下去陪他的好战友?


无人知晓。


end


整篇文到这里就写完了,接下来是福利时间。


所有人只要评论,就可以得到来自凌梓的卑微福利,每个人都不一样,具体是什么,保密,自己拿到看到就好了,就这样


【杰佣 哨向】毒品(23)

“各位,打扰了你们的生活,非常抱歉,只不过我想,杰克先生他,值得拥有这样的送别礼。”

“就在今天的早上,我们的人发现,他被人毒害,死亡。我们发现的时候,他的尸体已经冰冷了。”

领导人又喘了几口气:“好了。我想,我现在需要冷静一下。”

电视重新变回正常的状态。

――――――――――――――――

塔顶,领导人所在的办公室

“啪”摄影机被关上,摁动开关还是发出了一些声响,领导人重新坐回办公椅上,面带笑意。他喝了两口水,伸了个懒腰。哪里还有之前电视机前双眼通红的哀伤样子?

“啊啊,终于死了。又是一个隐患被除掉。”

“您可真是英明。”开门的声音响起,一名黑发女子走进来,站在领导人的办公桌前。

“在目标死亡之后,出现在电视机前发表声明,表示哀悼。既表现出了您的仁慈又为自己加上了重情重义的人设。不得不说,是个很不错的计划。”

“那是自然。”领导人轻抚着女子的头。“这一切都要多亏了你。”

“不必如此。”女子起身,向领导人点了点头:“我已经说过,我会成为您的盾,而您只需要将您所有的才华展现出来,这就够了。”

“嗯。”

――――――――


【杰佣 哨向】毒品(22)

――――――――――


两个月零一个星期又四天后


“好的!xx队的xxx过了xx队的边前卫,边后卫,中后卫,好的!!他把xx队的守门员也给过了!!!xxx太神奇了!!哦!!大家看!!xxx连底线都给过了!!这次盘带足以被载入史册!他是xxxxx的骄傲!!唉~~球最终还是被边裁给断了……


xx队的机会来了,这是个位置极佳的任…… ”


电视屏幕上,一场足球比赛正在进行着。比赛显然到达了最顶峰的部分,解说员的嘴皮子飞快的工作。


这场比赛极为重要,牵动着大部分球迷的心。此时坐在电视机前的中年男人自然也不能例外。


“cao!”解说戛然而止,中年男人猛地一摔手里的遥控器:“老,子正看到关键呢!电视机抽什么风啊!”


不过很快,中年男人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如果说,只是他一家的电视机坏了,那倒还好。但是,现在的问题在于,至少他们这一整栋楼所有正在播放的电视机,都被关上了。


整栋楼充斥着叫骂声。


大概这么混乱了三四分钟后,电视又被打开了,一曲哀乐由电视机的音箱播放而出。


电视屏幕里,正放着领导人的身影,他红着眼圈,显然是哭过了,嗓音也显得有些沙哑。


【杰佣 哨向】毒品(21)

杰克的能力太过强大,不管是哪一方面都无懈可击,完美的让人找不出挑剔的地方。

能做到领导人这一步的,都是颇有手段和野心的,既然领导人认定了杰克是个威胁,那么这个威胁便一定要除掉。

反正,这种事情,领导人也不是没有做过,一任领导人的在任期限是七年,除非是在领导人死亡的情况下 否则,不会在上一任领导人的在位期内换人。

能够做到这个位置的啊,对于这些东西,司空见惯了。

因为这些原因,领导人找到了唯一能够靠近杰克的奈布。

说句实话,这的确是个冒险的选择,毕竟杰克和奈布两人私底下的关系,只有他们两个知道。在外界,他们两个的身份可是人人羡慕的情侣啊。

当然,领导人是幸运的,他赌对了,抓住了这个唯一能够杀死杰克的机会。杰克此人,为人谨慎,观察力极其敏锐,本身能力又强大,毫不客气的说,没有人有这个实力正面和杰克对上。高级向导的能力,可不容小觑。

当领导人主动求见奈布时,奈布知道,他的机会到了。

“先生此行的目的,我很清楚,想要劝说我为杰克投毒,杀了杰克,对吧?”

领导人不着痕迹地笑了一下,他果然没有猜错,奈布,也有杀了杰克的意思。

“您倒是聪明,猜对了。”

那之后,除了参与会谈的他们两人,没有人知道,他们在房间里到底具体谈了些什么,只能够看到十几分钟之后,领导人从奈布的房间里出来。


【杰佣 哨向】毒品(20)

至少从表面上来说,两人的关系,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杰克,起了?”


“嗯,起了。”


杰克用着随意的口气,边说着,边吃着自己手中的三明治。他可是现在的大忙人,每天都是早出晚归。尽管不太想这么做,但是,领导人的命令,杰克不得不执行。


事实上,这就是他们之间的交易,杰克为领导人做事,而领导人,则为他们两个提供一个容身之所,以及良好的名声。


这对于领导人来说,自然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当然,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吃过早餐,尽管杰克心有不舍,但还是出门了。


奈布定定的看着已经被关上的门,眼神中带着一些让人读不懂的东西,甜蜜?愤怒?绝望?爱意?没有人知道。也许,连奈布自己都不知道,这眼神究竟表达着什么意思。


他能够意识到,自己对于杰克的仇恨 正在一天比一天减少。


他恐惧着这一点,会不会有这么一天,他彻底忘记了之前的仇恨,眉眼藏着笑意,和杰克,这个他杀之而后快,恨不得挫骨扬灰的家伙,笑着,甜蜜着,“白头偕老”。


这是奈布绝对无法接受的。他闭上了眼睛,看来,之前的计划,必须要提前了。


奈布这一次,运气显然不错。在杰克的帮助下,领导人的政权稳定了下来。然后,他做出了和上一任领导人相同的事情,敌视杰克。


【杰佣 哨向】毒品(19)

杰克下了一连串的心理暗示,额头上已经有些汗了,他随意的抹了抹,开始下最后一条。

“我和你说的这一段话,你醒来之后都不会想起来。”

杰克松开了心理暗示的控制,奈布立刻倒了下去。杰克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精神暗示是很耗精神力的,看看他的精神图景吧,那只可怜的怪鸟已经连个转身的空间都没有了。

强撑着把奈布搬进卧室之后,杰克也倒了下去。杰克是人,不是神,更加不是铁打的。

――――――――――

等到第二天奈布醒来,杰克不在,他的身边摆着一盘咖喱小包子。

这……奈布看着那盘咖喱小包子,仔细的思考了

一下,似乎,在自己的记忆深处,是有它的存在的。这是他的家乡――尼泊尔的一道传统食物。似乎是几天前,无意提起过要吃的吧?

奈布小心翼翼的碰了碰那盘包子,有些烫手,应当是刚刚出笼没有多久的,还冒着热气。

包子冒出的热气,捂暖了奈布对于杰克时,已经冷下来的心。尽管,只是一点点。

(其实那个包子是真的有的,我现场百度到的那种。)

那之后,两个人的关系便逐渐好转,说不上像外界那样继续疯传的什么,甜甜蜜蜜,如胶似漆,但是至少不会在发生大的冲突,甚至偶尔可以说上两句话。

奈布看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杀死杰克的这个念头也一日比一日的淡了下去,反正,也杀不了,再去想也没有什么用,对吧。


【杰佣 哨向】毒品(18)

杰克的眼中隐约冒着些精光。


他的手抚上了奈布的脸。杰克的手保养的很好,骨节分明,白暂,修长。


这抚摸是不带任何攻击性的,只是单纯的爱抚,温柔而甜蜜。若是只看这动作,怕是谁来看了,都要把他们当成一对正在热恋的小情侣。


“小先生,不要怕,我已经说过了,我是不会伤害你的。”杰克放柔声音,将脸凑到奈布耳边,低声细语。


“你只需要相信我就够了,我会是你最好的伴侣,永远不会抛弃你,会在你需要的时候赶过来,而你只要不离开我就好。”


“奈布,看着我的眼睛。”


刚才的几句话,杰克已经用上了向导的能力之一――精神暗示。正常情况下的人,哪怕是一个普通人,都不会这么轻易的被暗示,可惜,奈布现在是这么个情况,精神脆弱到一个境界,这一段时间,甚至一直都处在崩溃的边缘。


这种情况,自然很容易的就被下了暗示。奈布听着杰克的话,眼中渐渐没了神采,机械式的,把头扭到了杰克那里,中间停顿了一下,不过是短暂的。


“跟着我念:我不会离开杰克。”


“我不会离开杰克。”奈布低声复述了一遍杰克的话。


“杰克是我的伴侣。”


“杰克是我的伴侣。”


……


有人想提前知道福利内容吗?(快问我快问我!)


【杰佣 哨向】毒品(17)

你在演戏,你想杀我,这些东西我都知道啊,但是,我觉得你对我并没有什么威胁,所以我也不想管你,你就这么演下去吧,你在我眼前就像一个演技拙劣的小丑!

在奈布看来,杰克要表达的就是这些,他像一只发怒的狼,眼中近乎要喷出火来,死死的盯着杰克。他的精神图景中表现出的也是这么一副景象,躺卧许久的狼终于从地上爬起。

只可惜,这狼,是一只生病的狼。

奈布心里明白,这一下算是彻底撕破了脸,自己绝无和杰克抗衡的能力,尤其是现在的自己。

五年之前的任务,就已经让奈布面对向导时不堪一击了,唯一可以仰仗的,就是奈布强悍的身体素质。

不过显然,杰克不会放过这个对于他来说,潜在的危险因素,向导的身体素质,永远是硬伤。于是,奈布卧床两年。他失去了最后的一道防护,强悍的身体素质。

他面色一下子苍白了,又坐了下来。奈布算是明白了,这一切,包括自己现在的举动,都是杰克谋划好的。自己始终无法逃脱他的掌控,就像一个提线木偶,而杰克,就是那背后操控木偶的人。